<big id="jdf9n"><thead id="jdf9n"></thead></big>

<big id="jdf9n"><thead id="jdf9n"></thead></big>

<sub id="jdf9n"><font id="jdf9n"></font></sub><big id="jdf9n"></big>

<sub id="jdf9n"></sub>

<big id="jdf9n"></big>

<sub id="jdf9n"></sub>

<big id="jdf9n"><thead id="jdf9n"><cite id="jdf9n"></cite></thead></big>

<sub id="jdf9n"></sub>

<big id="jdf9n"><thead id="jdf9n"><cite id="jdf9n"></cite></thead></big><big id="jdf9n"></big>
菜单导航
首页 >  历史文学 >  正文

现代诗就是写废话按回车吗?

时间:2021-06-22 10:55:19 来源: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作者: 赵有强 阅读:50

当代诗歌欣赏指南,从入门到放弃。

文|伍桥

现代诗或许是今天最尴尬的文艺品类,曾经 80 年代堪比摇滚乐霹雳舞的社会影响力早已自由落体,今天的新人新作要么晦涩难懂乏人问津,要么浅陋可笑而惨遭公众群嘲:

她说:上午同事们一起把饭吃

一个同事在饭桌上当众扣鼻屎

她喊了声「不要擦拭」

另一个同事见状

抢上前去抓过那同事的手指

一边舔还一边说

真香啊,你的鼻屎

——贾浅浅《真香啊》

作为变现父辈资源的行业二代,贾浅浅的存在还不算挑战社会常识;某些貌似享誉文坛的诗作,也难免令人失去对诗歌最基本的尊敬:

饺子啊饺子,

你优美流畅的线条,

你光滑洁白的表皮,

你五花八门的包容,

你千奇百怪的滋味,

你赴汤蹈火的英勇,

你无私奉献的品德

……

——莫言《饺子歌》,荣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特别奖

从赵丽华到贾浅浅,这种被嘲「写废话按回车」的创作方式,不时连累整个现代诗坛遭到「这也叫诗我一天能写八百首」的社交媒体吊打。

最早在专业文学期刊撰文揭批贾诗的评论家唐小林,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悲惨现实:

「以贾浅浅的文字水平,很难写成像样的小说、做出像样的学问,而只能从被许多人误以为门槛最低的诗歌入手?!?/strong>

? 贾浅浅的学术成果

现代诗真的这么不堪吗?这些不守格律、看上去毫无标准甚至随意胡来的诗歌,究竟如何区分优劣?

我做的馅饼 / 是全天下最好吃的

赵丽华沦为「梨花教主」后,多年来不乏有人为她辩白,指责网络暴民对现代诗缺乏基本常识,看到口语写作便一哄而上大肆嘲笑,不去了解其背后的创作逻辑。

毫无疑问

我做的馅饼

是全天下

最好吃的

——赵丽华《一个人来到田纳西》

这么说也对也不对。

最早以口语诗成名的韩东,1983 年写作的经典作品《有关大雁塔》,最直观地说明了这种「废话加回车」创作法的目的所在:

有关大雁塔

我们又能知道什么

我们爬上去

看看四周的风景

然后再下来

——韩东《有关大雁塔》

为什么要以西安大雁塔为题,写这样一首看上去没什么意义的诗?

当然是因为之前其他人写大雁塔的诗都实在太过于有意义了:

我被固定在这里

已经千年

在中国

古老的都城

我象一个人那样站立着

粗壮的肩膀,昂起的头颅

面对无边无际的金黄色土地

我被固定在这里

山峰似的一动不动

墓碑似的一动不动

记寻下民族的痛苦和生命

——杨炼《大雁塔》

口语诗的要旨,首先在于去崇高、去意义,抗拒语言走向「隐喻」和深义,比如大雁塔在杨炼作品中被赋予的那些历史厚重感和文化附加价值。

这种口语诗歌写作,80 年代以来一直不乏后继者,如90年代西安诗人伊沙的名作《车过黄河》,其颠覆、消解的对象比韩东一目了然得多:

列车正经过黄河

我正在厕所小便

我深知这不该

我 应该坐在窗前

或站在车门旁边

左手叉腰

右手作眉檐

眺望 象个伟人

至少象个诗人

想点河上的事情

或历史的陈帐

那时人们都在眺望

我在厕所里

时间很长

现在这时间属于我

我等了一天一夜

只一泡尿功夫

黄河已经流远

——伊沙《车过黄河》

只要在中国接受过中小学教育的人,不需要任何欣赏现代诗的文学专业训练,都能理解这首作品居心何在——是否认同或欣赏是另一回事。

以及 2000 年代的「下半身写作」:

喔再深一点再浅一点再轻一点再重一点

这不是做爱 这是按摩、写诗、洗头或洗脚

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呢嗯再舒服一些嘛

再温柔一点再泼辣一点再知识分子一点再民间一点

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

——尹丽川《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》

虽然《车过黄河》和《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》在技术上都嫌过于露骨而毁誉参半,但其消解颠覆的对象都足够明确、准确。

这正是赵丽华最大的失败之处:根本没人能明白她的诗作是在消解、颠覆什么。

梨花体代表作《一个人来到田纳西》遭受网暴后,赵丽华曾作辩解:

最新更新

热门标签

丹江口市第一中学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中文网_丹江口市第一中学校园网 Copyright@ 2018-2021 http://www.zclcp.com
Copyright © 2002-2021 丹江口市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
网站备案号 : 鄂ICP备07004022 网站地图

电玩上下分捕鱼